瞎写写。
 

逻辑允许我爱你。

(一小满碗糖)

SUMMARY:人类称他们最高级的理想化爱情为"命中注定"。

    "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偷来我继父收藏的CD碟听。"
    "…我喜欢在晚上,趁他们都不在家时,把车开到野外…"
    …
    "我丢掉车篷。然后躺下。"
    "听着我继父在我这么大时听的老歌,看星星。"

    "...

 

为什么大家都不产粮😐

2018-06-27 2 /
标签: 救妻组
 

❤💓💗💖💝💟💜💛💚💙❣💕💞

 
从废纸堆里翻出来的手稿。就发出来存一下

无顺序,1234仅仅是以纸被折成四部分来分的。


1-

这太痛了,太痛了。天可怜见。

可这疼痛又能够持续多久呢,我恨我的快速痊愈等同于恨我的出尔反尔始乱终弃。

我巴不得疼死。我的感情是假的吗

为什么啊?我此刻难道是在书写我痛苦的篇章吗。

我该怎么办

我内心的情感与思想如同被冻住无处渲泄的洪水猛兽

求你让我在狂喜后死去。


2-

请以玫瑰祭奠我

投身烈火

我得不到。我得不到

我得不到 得不到 得不到

为什么是我

教我如何不


3-

爱在恨中退缩。


4-

难道夜莺不痛吗,在她高歌,...

 

遗春。

au。预警一下。个人感觉挺ooc的,但想写就写了。具体见章末。


summary:布莱克忘了。


  布莱克想起来了。他想起了伊森的承诺,他说他会回来探望自己,在来春到临之前。伊森承诺会回来看完自己。 

  炉火在他清醒前就已熄灭多时。但清醒却让他对冷愈发的敏感,他在被子里哆嗦起来,把冰凉的手指头尖放在肚子上捂热。

  这个间隙他开始回忆,纯粹是为了找乐子。他记得他和琳的初识,她给他留下的影响是那么清晰与鲜活,比伊森那个遥不可期的承诺都清晰的多。他记得他对琳的爱,布莱克毫不夸张的认为他从来没有那样爱过一个...

 

反正我写了

她说我命令你爱我,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狂妄之人,直到我亲眼见到她兄弟之前,我都固执地认为她是这世界上最傲慢而充满活力的人。那种力量藏匿于她的每一个细胞中,但却完全不安分地在她的举搜投足被毫不掩饰的抛撒出来。那股不安分的傲慢刻在了她的骨髓和姓氏里。就在我赞美着她的充沛精力和性感言语时,她立马笑成了她第一次听见我说我愿意毫无希望爱她那样吓我一跳,她讽笑了我的见识浅陋与无知,说我不如把土堆当作高山的屁虫。我享受她给我带来的欢愉,又乞求她向我透露点什么,她故作神秘的一笑象黑夜的昙花。完事之后便二话不说匆匆离去。次日她哥哥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还没来得及见识到他的姓氏所赋予他傲慢时他...
2018-03-27 1 /
标签: 随笔
 

啊。为什么有些人体和结构透视错得离谱的画儿也有人吹。难道原理跟哪谁俩打架一个愿*一个愿*一样吗。

 

我以后真的还是少发表个人观点看法为好。

 

STILES\伪丝带水仙。

当万籁俱寂,

是谁在虚无的深海中喘息。

当毒蛇与藤蔓缠绕脖颈,

是谁向灼热的焰火呼救。

当所有路径封行,

是谁乞求光的临幸。

当渡鸦敲撞避风港的窗门,

当风暴舔舐安宁

是谁欲阻拦,是谁无力。

是谁门半掩,

当黑暗的曼陀罗种子没进。

2018-03-01 /
标签: 少狼
 

RUN/逃.

AU,真的是我瞎写着娱乐的不要殴打我。抱头。

也许是个脑洞,也许就只是个小短篇。看着玩

没有伞公司,B也没有去过亚利桑那州的什么小村子,E仍是一位警察,B还是一个记者,EB在本故事中为一对恋人。

CP:伊森\布莱克,斜线有意义。

summary:布莱克在被*后患上严重PTSD(自行百度)。

布莱克在逃。 

布莱克已经记不起他来到了此处多久。他在绝对的黑夜中躲过了无数次追击,他满身酸痛,疲惫不堪。

可他必须得逃。

但他快逃不动了。布莱克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被舀走,灵魂脱离,只剩最后的毅力坚守防线。

他从未感到如此无力。布莱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找到琳,在这个地方,夜晚反复就...

 

关于,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一点感想。

在阅读前被安利过几次,看得时候大概是怀着好奇加欣赏的心情。


只看了几篇。对于我来说,这些东西作为小故事来看还行,可以引起不常思考这方面问题人的思考,但你要真说它关于哲学,或者是什么疯子般的天才想法?估计都还没沾到边。


我这么说是很直接了。当然,这并不是专业书籍,作者写出这本书对部分人其实也有产生好的影响。


只能说目前我还是比较失望,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剧情。


人是什么东西,人就是会思考的生物,有意识的动物,想太少让人简单化,这本书就是让某些想太少的人想多些,但这本书实质并不是真正有意义的思考,而是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简单说吧,其中一个故事是,进化惯性,人为什么...

 

KEEP GOING

2018,let me alive.

 

我不想睡,我应该睡了

 

是我瞎鸡煲写的东西。。。

莫悲禾永远忘不掉那一天。忘不掉她是如何低声地哀求,是如何不堪地试图挽留。去哀求和挽留逝水江河,可能么?

    江永走了。他的不辞而别全部化成了莫悲禾的哭声与怒吼,那蓄满泪的云笼罩了悲禾一整个夏季,入了秋她还记得艳阳苦,记得暴雨苦,记得充气泳圈和奶油冰淇凌苦。记得整个夏天都苦。

    夏季的雨流尽了,拨云见日,悲禾像是看见了干爽的秋。可是夏万还记得,她仍然记得悲禾一整个夏天是如何向她倾吐与哭诉,她一遍又一遍地谴责江的离去。...


2018-01-30 2 /
标签: 随笔原创
 

需要信仰。

否则死去,

 
我并不针对真正有困难的人。与其说我厌恶负能和毒鸡汤,不如说是我看不惯要么只会怨天尤人要么就是自视尘埃的人。


我喜欢自信的人。若是有极端到了自傲的家伙,只要他所言配得上所做,只要他不倒退,只怕我是要更瞧得起他一些。


那我要如何形容自信者呢。他们就是阳光本身,是太阳的下凡使者,他们照耀,他们温暖,他们夺目,他们熠熠生辉。他们让身处其中的人也沾满阳光。


至于开头所述两种人,前者眼中只有黑夜,而后者自愿伏于泥沼。他们并非真正的无罪或无能者。只是那些污秽之物糊满了眼眶和心灵,使他们看不清世界和自己,也看不见阳光。


但光还是有的,曾经现在未来。


因为大地还是要靠他们普照。自怨...

2018-01-17 /
标签: 随笔杂谈
 

危险发言,负能和毒鸡汤这种东西看见一次我杀他妈一次

 

我又疯啦,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大概算记录一下2017,18是会是新开始

2018-01-06 1 /
标签: 我在LOFTER
 

深夜瞎叨叨

能够一头栽倒在爱情里的人,都是勇敢的人。 


在我表达欣赏之情时,我一般会道这人很有意思。我公开说过日本人有意思,英国人有意思,对于我爱的法兰西时,我还是说我欣赏法国人。


这只是个对比,我会喜欢一些很棒的太太,因为他们的画或文关注他们。但还有极少部分一些,是因为一些别的。


在去年十月份我遇见了Athan,可以说是在开始互相了解的第一天我就为之折服了。他的才华,志向,目标和几乎溢出的自信。让我觉得自己之前的人生过的是多么颓废无光。我是无法控制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他,那时我真的觉得他让我去做什么我都愿意去的。那是一种欣赏,敬佩,甘愿臣服的爱。


Athan身上总是有一种...

2018-01-02 /
标签: 随笔杂谈
 

新年快乐

 

在冬

一年前我写过这样的话,贪图温暖者隐于黑暗,朝拜光明者步于寒冰。原句不是这样的,但中心依然没变。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认真思考我为何喜欢冬天并得出过确切结论。


冬首先让人联想到的便是寒冷,雪都是次的,无论大南大北。我在这股寒冷中发抖,但还不至冻结。


我为什么没用热爱冬天这个词?爱太热烈了,看到这个字眼我就联想到扑呲着水汽的炊壶,想到热茶与火。把这个字眼与冬放在一起,连冷都要被压下一头。


我本来也是喜欢爱这个字眼的人,只是那种烧人的东西与冷冬似乎毫无关系。


在冬夜我的母亲总会为我预备几乎滚烫的洗脸水,我伸手去试就立马被冻得缩回来。第一次,我几乎是惊奇的望着那水面,那之上真真...

 

真实

我们在末日的某一天相遇,然后亲吻,仅仅是亲吻,我拉扯过来任何一个陌生人,开始亲昵的抚摸他的脸颊!告诉自己多么爱他,告诉他多么可爱,可爱的就像饮紫罗兰蜜的蜂!我醉般的大叫,您真甜!不要甩开我的手,应该就是这样的。我不奢求您的爱,我要的不是那个!看看我本人吧,我演我真实的内心。我亲吻任何来往人的手背,爱并祝福他们。我想让您看我!看看我吧!在末日终前,不要将目光挪开。
 


        人的矛盾性还体现于:人应当是既谦逊又骄傲的。骄傲是为自己已拥有、已达到的,谦逊是因自己未完成、未实现的。因此我看到胜于我的只赞美不自愧,见到劣于我的只自勉不讽谴。因为我所付出的一切只是为了自我的不断优化与完善却并不是要成为"他人"。而这一切又必定以"进步"为前提。一旦懈怠所导致的停滞不前,都将使所有的骄傲显得愚蠢无知,所有的谦虚变得毫无用处。

12.23

2017-12-27 /
标签: 随笔杂谈
 

刚才看镜面的文章,一句"我写情话不是因为爱谁"。突然道明了我内心...曾经多少句都道不清的感觉。我想写的欲望仅仅是无处发泄,但那发泄出的情感根本不屑任何一种廉价的爱情。我是可悲的理想主义者,因此我的爱人只存在于梦境与诗中。

2017-12-27 1 /
标签: 杂谈
 

"于此时此间,没有谁能比她在我心中更像一位诗人。"

 

《夜》

纽托无差/时间线在TMR三Newt感染后不久。

是给我狸 @HaILiE 的圣诞贺文x

———————————正文分割线————————————

    Newt注意到Thomas在“祈祷”。

    这让他感到有些好笑。对方一副虔诚的祈祷模样让Newt差点忍俊不禁。祈祷者像是听见了他憋掩不住的哼笑声,皱了皱眉,神色似在埋怨。

    见Thomas不为所动,Newt又连装作正色。干什么呢,反正Tommy也看不见,Newt暗自取笑了一下,捡起架在篝火边的穿着兽肉的木枝。烤肉还没完全熟透——Newt...

 

致不朽Ⅰ


       我不是扑火的蛾子,夜莺的爱也并不会令您感到焦灼难当。我自愿成为了神火的囚鸟,那虽不是一只展翅的鹰,还尚愿为爱被玫瑰穿肠。但纵使如此,我仍信仰并甘愿臣服那命与雄鹰相伴且炙热发烫的太阳。我投身烈火,但我还未将理智与自我丧失。我只是中毒已深,以为迎来的或许非定是死亡。如果这份爱令您感到沉重而眩晕,那您还是抛下它去吧。“可爱”并非夜莺的唯一价值,在黑夜与其献身主义里,他还无法向您展示,但在诗的隐喻中他也是拥有自己的双翅。我是不会尖叫着妄图求死的,可事实上我也没有痛哭,除了将它安心接受,我便已无更多奢求。

17.10.12

2017-12-16 /
标签: 原创随笔
 

第一季的威尔。不知道当随便看看也行
自戏记录

1/2
1
 
2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