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致不朽Ⅱ

我丢失了自我,而我本该做我自己。
我不想谴责您,因为我本不是悭吝之人。那我还是要说我在看见您之后就发疯似的把理智抛进垃圾桶了。
我反思我我曾经的一切糟糕与自以为是的行径。不后悔。我对于种种过于亲密的举动感到厌恶和抱歉,如果它们为您带来了困扰,您理应这么对我。
面对不能给予回应的……逃避,逃避。也许错误在于我不该去贪求那一丁点令人发笑的温情,那是可怜我的施舍还是其他我也不得而知,也许我不该去在乎这些。一切赞成这是明智的行为的为时过早,如果我成功戒毒还真是得千百倍的感谢您。
贪婪将我紧逼,我向您道歉,一千一万个…悲痛的想哭,假象或是本质:我只想不住的咒骂您和我自己。所以,仍然,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的火焰不小心烫灼到您,赶紧走吧。胆怯,远离!回到你所身处的环境中去。
我不知何去何从。作为我,还是作为情感鲁莽冲动的白痴。天大的笑话啊,您是一如既往坚定的人么(只是一个友好的问题)?我想也许我懂得了您害怕兰波的真正原因。嘲讽又狂笑,我想要什么您应当是清楚的,但如今我已无所谓,因为如果现在我对此还抱有一丝一毫的幻想都是至极的可笑。
回巢吧,脆弱又强大的心,仅能将自身扛起。走吧!诅咒您,祝愿您!头也不回!

2017-12-16 1 /
标签: 原创随笔
 
评论(1)
 
热度(2)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