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致不朽Ⅰ


       我不是扑火的蛾子,夜莺的爱也并不会令您感到焦灼难当。我自愿成为了神火的囚鸟,那虽不是一只展翅的鹰,还尚愿为爱被玫瑰穿肠。但纵使如此,我仍信仰并甘愿臣服那命与雄鹰相伴且炙热发烫的太阳。我投身烈火,但我还未将理智与自我丧失。我只是中毒已深,以为迎来的或许非定是死亡。如果这份爱令您感到沉重而眩晕,那您还是抛下它去吧。“可爱”并非夜莺的唯一价值,在黑夜与其献身主义里,他还无法向您展示,但在诗的隐喻中他也是拥有自己的双翅。我是不会尖叫着妄图求死的,可事实上我也没有痛哭,除了将它安心接受,我便已无更多奢求。

17.10.12

2017-12-16 /
标签: 原创随笔
 
评论
 
热度(2)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