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刚才看镜面的文章,一句"我写情话不是因为爱谁"。突然道明了我内心...曾经多少句都道不清的感觉。我想写的欲望仅仅是无处发泄,但那发泄出的情感根本不屑任何一种廉价的爱情。我是可悲的理想主义者,因此我的爱人只存在于梦境与诗中。

2017-12-27 1 /
标签: 杂谈
 
评论(1)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