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遗春。

au。预警一下。个人感觉挺ooc的,但想写就写了。具体见章末。


summary:布莱克忘了。




  布莱克想起来了。他想起了伊森的承诺,他说他会回来探望自己,在来春到临之前。伊森承诺会回来看完自己。 

  炉火在他清醒前就已熄灭多时。但清醒却让他对冷愈发的敏感,他在被子里哆嗦起来,把冰凉的手指头尖放在肚子上捂热。

  这个间隙他开始回忆,纯粹是为了找乐子。他记得他和琳的初识,她给他留下的影响是那么清晰与鲜活,比伊森那个遥不可期的承诺都清晰的多。他记得他对琳的爱,布莱克毫不夸张的认为他从来没有那样爱过一个人。如果一命能够换一命,他希望死去的是自己。

  伊森临走时还带走了宝宝,他说布莱克那样根本就无法照顾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如果宝宝饿死了,布莱克不仅要自责,还要怪伊森。

  "我让米娅带她一阵子。"伊森告诉布莱克,叫他大可以放心。

  布莱克仍然蜷缩在被子里,他不想掀开这层屏障去面对寒冬,外面的冷意就像伺机而动的野兽。布莱克想,真不知道伊森有什么样的勇气才离开他们温暖的木屋的。

  布莱克感到饿,他听见自己的胃在抗议,可他根本不知道能做出什么讨好胃的举动。

  于是他就只是看着屋外的夕阳透过密林,飘雪落下,盖起属于冬的堡垒。这堡垒肯定是专门对付人的,怕冷的那种。伊森肯定就不会被唬住。布莱克想着,再次听见了胃的哀号。

  布莱克哀号了一声。他决定爬起来做点什么了,床边的椅子上放着自己的夹克和裤子,但那肯定无法抵御这样的寒冷。他想裹着被子去觅食,尝试了一下。他下床了。

  在被冰凉的地板烫了好几次脚后布莱克才找到自己那双薄薄的棉拖鞋。他做过壁炉的时候划着了根火柴丢进去,差点把被子点着。

  天已经完全黑了,他苦恼的盯着空空如也的冰箱陷入沉默,冰箱内投射出的冷光打亮了布莱克的半张脸。

  温暖的壁火烧的噼啪响。

  他突然听见大门处传来声音,等布莱克转过头去,伊森已经在门口看着他了。

  伊森手里还提着食材,看见裹着被子窝在沙发上的布莱克,他感到好笑。

  "为什么你不回到床上去呢"

  "我想等你。"布莱克明知道自己不是为了这个下床,但他就是想回答这个,就像他也明知道自己不认识伊森,换句话说,布莱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如何认识的伊森,也不知道伊森为何这样对自己。布莱克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除了一点,他认为自己很清楚,他想等他。

  "我说过我晚上就回的"伊森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来到布莱克身旁给了他一个吻。

布莱克同样不知道那个吻的含义。他用好不容易捂暖了的手扯紧被子。伊森被冻的有些发红的手指扫过了布莱克的额头,后者有些恍然的看向那个男人走向厨房的背影。

  原来伊森并不是不怕冷。他跟自己同样会觉得冷。

  为什么他不用缩在被子里呢。布莱克尝试跟伊森提起承诺的事情

  "春天已经到了吗?"

  "春天被雪保护着,雪融化,春天就回来了。"

  雪融化,伊森就回来了。可以雪并没有化,雪还在下。布莱克感到疑惑,但伊森却清楚一切。他明白布莱克又回想起了那个永远不可能被兑现的诺言,那是他最爱的人留给他的,布莱克曾经告诉过伊森,那是他最爱的人向他承诺的。

  布莱克曾经最爱的人已经死去了。

  伊森沉默了一阵,开口,春天总会来的,不过我一直都在。

  春天不会丢下白雪,我也不会丢下你。

  布莱克望着壁火,他的心就像寒冬暴露在外的手指。

  雪也无法被冷风温暖。


end.




布莱克是在琳遇上变故时与伊森认识的。后来布莱克与伊森共同经历了很多事,但布莱克仍无法接受琳死去的事实。所以选择性搞混了一些琳和伊森的事。最开始他还分得清,但到后来他开始不愿回忆起与伊森的最开始,他把爱转移到伊森身上,到最后搞不清这最后究竟参杂了多少对伊森的爱,布莱克害怕面对这个于是他选择性的忘掉了。而伊森因为布莱克妻子和布莱克本人的原因自觉对其有愧,他在开始不愿接受这份来头不明的爱,但最后他还是爱上了布莱克,但这时布莱克已经对真实的自己选择了一次又一次的逃避。

很扯淡对不对,不得不说我特别这种狗血剧情。而且我还写不出。理直气壮。

有隐喻。冷,象征真相。怕冷暗指逃避。春天,在伊森心中象征着布莱克的康复,在布莱克那却意味着更彻底的逃避。




 
评论(1)
 
热度(23)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