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哈蛋】短篇x甜x有肉x【two】

听到昏迷前的那一声呢喃,Harry连忙扶住年轻人,防止那人向拥抱大地的趋势倒去。Harry神情复杂地看着自然将头靠着自己肩上的孩子,眼神中透露出些自责,毕竟是自己将他变成这样的人。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来找他。按自己以往的习惯,没有培养希望或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自己向来是不会再回来找他的。但是这一次,他居然破了例,还他妈不受控制的给他下了药!天知道他找Merlin要催眠药时他是怎么想的!
一把抱起Eggsy,Harry闷哼一声,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孩子这么沉。
本来怕Eggsy察觉,上回考核时Eggsy晕前皱着眉说酒的味道很怪的事他还没忘呢。于是就干脆将催眠药拆开分量,每杯酒掺一点。但如今自己却是要一己之力把他抱回去了。
低头望向这个安分躺在自己怀里的家伙,想到往日那个叫他操心无语,看起来粗枝大叶却实则细心,还喜欢耍小聪明的他。短短几星期特训,却在自己这十几年来索然无味的生活中,增添了许多趣味。有时会拌嘴互相挤兑对方,却不觉得厌烦,想看着他的反应,比如在自己背后翻个白眼,郁闷的耸肩,或者在心中吐槽自己。他以为自己不知道,却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Harry默默想着,这样却也总比面对同事们整天一成不变的正经脸好多了。
特别是那次Eggsy看到自己受伤后,为自己担忧的样子,自己顶多不过是他的领导人,与他相处较多,他却对自己这么关心?
想到这里,抱住人腰的手搂得更紧些
唉,真沉
Eggsy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柔和的灯光很快让他适应下来。
从床上半坐起,眼睛无神的看向前方。Eggsy仍然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是哪?
看起来很陌生,这让Eggsy警惕心提起不少
唔…这柔软的大床倒是不错。
很快Eggsy就放弃内心的挣扎,靠在床边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
可惜的是,除了自己晕过去这个事实之外,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又为什么要带到这里?唔这里看起来像个私家公寓。
Eggsy感到有些燥热,于是扯了扯领子没有在意继续思考到,这个人应该对自己没有恶意……那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是捉摸不透啊。内心不断思索着,想来想去却怎样都不合理。
一股莫名的燥热犹然升起,心中更加不爽。罢了,溜出去再说,说不定还会碰到那个脑回路不正常的人。
这么想着便准备站起来,刚支起身却感到全身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手一抖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
FUCK!
之前一直被忽略的燥热愈加明显,不可忽视的,仿佛在证明它们的存在般,越来越热,越来越热,简直要把人逼疯!
双手开始无力的扯起衣服,一股欲望悄悄从心底窜出,很快外套,领带都被自己扯了下来,只剩一件里衫。可这并没有让自己好受起来。
那该死的温度仍有上升趋势,而突然升起的欲望也越窜越高。
"唔……"
在燥热与欲望的双重折磨下,Eggsy难耐地发出一声呻吟,此时的大脑虽已无法思考,可就算再蠢他也知道自己是被下*药了。心中将那个给自己下*药的人骂了千遍,可关键是他现在却完全不想抗拒。
只想要放纵
只想要满足
而无从得到满足的身子无法控制地扭动起来。
欲望折磨着自己,面对第一次的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声喘着粗气,手畏畏缩缩的向早已昂起的欲望探去。
天哪该死的!

 
评论(2)
 
热度(35)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