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哈蛋】短篇x大概虐?



——————一发完分割线————————


Eggsy虽然早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想起Harry,可他还是无法避免的想起那人,一幕又一幕,一次又一次。 他的面容总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越是想忘却,却越是深刻入骨。 该死的,太肉麻了! 虽然那件事时隔已久,久到足以让人忘却一切细节,但最后倒地的那一幕和自己当时仿佛一瞬间一无所有的恍然,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

  那天就像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妈妈亲口告诉自己父亲已故的实情后那样。震惊,质疑,气愤,害怕,伤心。所有情感交织在一起他居然发现自己不知所措——或更甚。

  自己再从没过这种感觉,除了怔怔地坐在那里,只有面部表情反应出内心经历的一切,便是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在毫无意识下自己骂了声"Fuck you,bitch."


  那个在自己看来一直浑身暗器,枪法极准,功夫了得,第一次见面便让自己崇拜上的他,竟死的这么干净利落?意思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Eggsy端着一杯鸡尾酒,静坐沉思,对妻子的呼唤置之不理。

  Harry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死去?他可是干掉了这个教堂的人呢!就是因为落入了那个该!死!的!圈!套!那个天杀的!亚瑟!让!他!去!的!

  原本装鸡尾酒的玻璃瓶碎了一地。贤淑的妻子一面赶过来急急扫着碎玻璃一边小声责备他的粗心。是那个瑞士公主,Eggsy气也不吭一声径直走出了屋子。

  努力回忆那逐渐模糊的画面,平日礼貌待人,即使干起架来也绅士范依旧的Harry,那时却像个杀人机器般,熟悉的一招一式看在眼里,失去理智的眼神印在心中。

  那种看着人一步步踏入深渊,却无能为力,直到Harry倒下再也听不到他的那一声呼唤

  "NO——!"

  Eggsy捂着胸口急促呼气起来,一旁的路人以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刚才一时激动,下意识的喊出了声


  任务完成后失去Harry的那段日子里一直很难过。Meilin准许了他三个月的长假。其实他完全不必这么做的,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去哪。

  我该去那个该死的教堂散心吗?不!让它见撒旦去吧!

  倒是有个不速之客上门了,是那个与自己有着"一夜之缘"的公主。来的倒不是本人,是份请帖——婚柬

  好吧,看来自己想通过一夜情来短暂忘却悲痛的方式似乎惹祸上身了。自己理所当然的去了,后来Meilin差点气的把自己一脚踹出Kingsman的大门。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踢然后冲自己大吼了一声

  "见鬼去吧,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自己难得听到Meilin骂了句脏话,也是唯一看到他这么激动的一次。但自己感到莫名其妙。

  后来Meilin看到自己的情绪似乎有所好转,并且行动和内部机密确实没有影响,便闭口不想再提起此事。

  有所好转?放屁。

  你告诉我每天强装释然,几乎每晚失眠的样子叫他妈的好转?放屁。

  自己几乎无法抑制的想起他,想念他,想要他——那个人,Harry Hart。直到自己一天夜里喘着粗气醒来,看着一旁惊醒而身形妙曼的妻子却毫无**反应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对那个人,不仅仅是崇拜。

  他突然理解了Meilin的话,手里攥着被自己**湿的内裤飞快地溜去厕所大骂了一声

  "FUCK!"

  就像现在这样,大骂一声跪坐在地上,哭的竟像个孩子一样。


  冬夜的伦敦有些寒意,冷风灌进单薄的西装,紧贴胸膛。天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一把黑伞撑起,与夜融为一体。

  雨声衬的夜里的大街十分安静。

  Eggsy穿过一个街区,来到一个墓园,在一座碑前停下。

  "知道吗,我会调鸡尾酒了。Harry?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成为了Kingsman,一个特工,一个绅士。"

  碑上的名字如同咒语般将这个碑下的人紧紧锁入另一个世界。

  Harry Hart

  他再也无法回答Eggsy,他再也回不来了。

  "我希望我从未辜负过你,Harry"

  墓园寂静无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在下文笔略渣xx也不知道写出来的虐不虐xx就这样了望大家喜欢ww


 
评论(1)
 
热度(10)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