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CONTRARY】三

  就像跑道被无限拉长了。

  假设你今天要跑一千米,于是你跑了五圈,你感觉你跑了五个小时,但是老师却说你合格了。

  ——好吧这的确挺难以理解,再简单点,这条跑道是时间,时间轴被拉长了,想想看,你原本跑了四分钟但是却感觉跑了五个小时,老师的秒表的一秒整整花了五个小时才走完四分钟,感觉就像表坏了对吧?其实并没有,表没有坏,你也没有错觉,所有的一切都按部就班的照标准来。

  不同的是这个标准变了,把一秒定义为了你所认为的一分十五秒。于是不难猜到,这个标准就是时间,这个变化,就是时间变慢了即时间轴被拉长,原本只需要一个单位长度走完,现在需要七十五个。

  于是我就一不小心的拉长了时间轴,然后花了一万年把自己弹回正常时间轴。

  想象一下原本简单适量的作业或工作你花了一万年做完,你大概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

  至于时间轴是怎么被拉长——其实谁也不能拉长时间轴(除了上帝那个婊子),我只不过是通过别的东西改变了时间流逝。

  我来买个关子,给你们两个提示,猜猜看我实际了改变了什么。

  第一.一个简单的定理,光速最快,任何绝对运动的物体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

  第二.一个明了的假设,如果绝对光速变慢了(非常,非常慢)怎么办。

  所有物体运动速度成比例相对变慢。

  就是这样,我觉得光大概比我早一千年左右到达正常引力区。

  呃如果你问为什么不把时间挤压回正常水准,好吧那你大概要去帮忙找找那与我相反的亲兄弟。如果条件允许,他应该会把上帝压缩成次原子级(在我把上帝拉成无限长的面条之后)。起码他不和我在一块,如果你哪天找到他了并带来与我相见?噢那我真的会很惊喜的——我伸出手对他说嘿,他握住我的手回很高兴见到你。

  然后发出了气球吹爆的声音,再后来这个正紧张兮兮(并且愉悦着)留遗言的家伙(早)就不复存在了。

  这叫什么来着?湮灭——就像正反物质相撞那样。

  于是在这时间长流里(据说你们喜欢这样比喻),我就像一扁无依无靠的小舟——呸,才怪!我整天胡思乱想,就像你们睡觉时大脑做的那样,每十分钟就会忘掉一个梦(我换算着玩了玩,刚好是三千六百一十一小时零四十五分钟的样子),然后记得少数的梦。

  不过我可没在睡觉,但事隔太久我也会忘记。比较有趣的几个我倒是记得,我以后有时间会一一道来。

  前提是有时间,比较重要的几个我也一定会告诉你们。


  哦真的,我刚刚离开了一会,我想了想我应该先把最重要的一个告诉你们,听好了这是第一个:

  我看到了一片很大很大的地方,那有点黑,到处充满了发光的不规则小球和一些小石子,我觉得挺好玩,那有许多与我一模一样的东西(如果我是海,他们就是一小坨水分子),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们,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他们暂不能称之为生命,他们并没有意识。然后我有看到了一些更小的,他们可以看得出形状,有生命,生活在一颗发光小球的照耀下——他们自称为人类。





【最近忙到死】


 
评论
 
热度(3)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