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CONTRARY】四

  就此为止吧。

  我想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知道关于你们这么多的事,但就此为止吧,这件事很重要,同时也很复杂,它涉及到你们已知的与更多未知的,如何明了的向你们陈述,我还得思索一番,整件事庞大的不知从何说起。

  好了。我曾经还想过以后的事情,想着以后我会怎么度过,这里会变成什么样,但似乎现在看来都是痴人说梦。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蠢的就像瞎了眼的癌症患者幻想两百年后的医术能不能治好自己的眼睛。

  但说说也无妨,

  ——那不再黑暗,只有光明,甚至没有影子,因为光来着四面八方,影子即光;光即影子。也许是白光或者温暖的黄色光,我更喜欢黄光,因为那看起来就像阳光,当她轻轻的,就像气流轻轻拖起蝴蝶那样包裹我的全身,我几乎可以感到自由——真正的,自由。

  我可以看到的一切曾经我看不到的,美妙悠长的时间轴,我会耐心的观察空中的每一个浮游体,他们也许看起来会像长着尾鞭的细菌。总之那将是一个……温暖的世界,一个万物都会运动的世界。说不定还会有个能陪我说话的家伙,而不是想现在一样对着时间面忧心忡忡。

  尽管这一切都显得可笑,无比的可笑。

  是因为不可能,是因为到头来只是彻彻底底的打脸。比如你希望世界变得更好,然后第一天你被诬陷,第二天法官受贿定你有罪,第三天你就锒铛入狱,第四天就被鸡奸犯榨干,第五天你就得忍着下面的伤被狱警一脚踹去干活。

  我听说有一个美国作家就写过类似的事,内容大相庭径,不同的是他的笔下人物逃了出去,而我没有。那位可敬的美国作家就是那本书里人物的上帝,因为他这么写,所以事就得这么发生,所幸的是同时也是可悲的事——我们的上帝不像那位作家那么爱他的造物。

  总之你越期待这个世界美好,它就越会肆无忌惮地狂笑着在你脸上扎扎实实的来一个巴掌,印子一辈子就别想消。

  直到越来越糟,越来越糟。

  上帝让你摔倒,然后扶起你;让你生病后就造出了医生;让你承受儿女的负担,然后将孝顺的概念用它的神力深烙在每一个人心里;让无数人死去又栽下千万生命的种子。在这个世上,上帝这个老伙计热衷于让你下地狱后告诉你如何去天堂。他先是让人绝望,之后让人看到光。

  就像所说的那样冬天来了春天就不会远,不论现在如何黑暗太阳总会从东边升起。

  这一切,

  真是,

  无比的,

  可笑。









【抱歉之前卡文,最近期末考完才更。虽然我知道不会有几个人看,还是锲而不舍的求kk。】

 
评论
 
热度(2)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