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托纽托/短篇/AU】The World Was Gone

  梗来自-《And The World Was Gone》以及自己的脑洞x

文背景是小说三部完了以后,众人找到了可以安全生存的地方后。

顺便暗搓搓安利一下这首歌。来自于美剧《少狼》的BGM

—————分割线以下文望喜欢——————————

"春天了,已经快春天了"

  Thomas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道。

  站起身撒回在地上抓起的一把雪,雪粒重新落回绵延无垠的大地欢快地舒展着身子,继续沉睡了过去。

  Thomas抬头将目光重新投向林子边缘的崖边,远方太阳还未升起,早先从地平面下扑上来的阳光将山中的晨雾染的一片朦胧。

  美妙的朦胧,就像是那种十六七岁的青少年间该有的朦胧。那种美好的朦胧感觉,想让人拨开雾霭一探究竟,挠的让人心痒痒。

  雾还未散去。

  Thomas拍去掌心残余的雪水,费力的站起身来,他觉得自己脚麻了。
  "噢等,等等,我讨厌这种感觉,让我缓缓,就一会。"
  Thomas默默念叨着他不希望自己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一切转眼即逝。"有人这么对他说过。

  他记得还有挺多麻烦事等着他,他可不想因为被误会成自己偷懒而被嘲笑是一个闪客。

  当Thomas回到居民区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阳光刺透云层洒向雪地,耀眼的金色弥漫在空气中的每一处。Thomas喜欢这种感觉,Newt的发色就像这金色,好看的让自己挪不开眼。

  和着一丝撩过他的鬓发的冷风,一个声音传入Thomas的耳中。

  "Tommy。"

  有人在喊自己。是谁自己再清楚不过了。Thomas心情立马好了起来,是Newt,只有Newt才会叫自己Tommy。
  他抛开因为淌水打湿的鞋子而搞糟的心情,朝着声源跑去。

  "Tommy!快到这来——"

  Thomas心中有些急切,他不想让Newt等久。今天的居民区很奇怪,一个人也没有,往常大家大概都拍着他的肩开始调侃他了。

  风越刮越大,冷风透过衣领灌进胸膛。Thomas边跑打了个哆嗦。

  "Tommy你在哪?"

  Thomas有点慌了,这回的声音带上了点哭腔。他还在迎风跑着,而这风仿佛故意不让自己靠近似的,不变风向还越刮越大。深吸了一口气喝进一大口冷空气,他现在只想快些找到Newt。

  风骤停,他在一间小木屋前站定。Thomas突然有点不敢进去,屋里穿来了隐隐的抽泣声。
  "这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Thomas退了几步,犹豫的望着木屋的门。

  "Please Tommy,please."

  他进去了,是熟悉的背影,还有熟悉的金色。
  是Newt。
  Thomas突然感到从头到脚由心渗到骨子里的幸福与满足。

  "一切转瞬即逝。"他说。

  阳光透进玻璃在地板上印出窗户的轮廓。Thomas从床上坐起怔怔地望着空气中阳光下飘浮着的细小尘埃,窗外群鸟掠过湖面。

  只是梦醒了。有他的那个世界消失了。

  自己似乎还能感受到梦中灌进衣服的刺骨寒风,冰冷地让心都凉透了。

  自己还记得曾经的夜谈,拂过发间的晚风和互相许下的永恒之约,安静的可以听见耳旁对方的呼吸。

  但Newt不在了,一切都不在了。

  连世界都消失了。
 


什么?我没告诉你这篇是虐?
文笔渣,这个短篇有点怪怪的,望喜欢♡
 

 
 

 
评论(8)
 
热度(26)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