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ZERO「三」

【此处高亮】关于AI和之类的一些专业术语不很了解,小说请勿因为这个来撕,有错误请指出。梗源自The xx《shelter》。大概一周两更。

——3
  清脆爽朗的笑声首先传入我的听觉系统。
  像是刚刚遇见一件有趣的事,例如我第一次煎鱼时把盐放成糖那种。她笑了好一会才停下。
  是一个小女孩。
  她仰起头,睁着那双有着好看颜色的眼睛——让我想起曾经某次在湖边时,掠过我眼前的小蓝翠鸟。
  比那更纯粹的蓝绿色,我想。
  她仍然用充满好奇的眸子望着我,披散在肩头的红发在从工厂大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下绽光。
  让我想起刚渗出伤口的血珠,以及晨雾后的玫瑰。
  "Hey,Zero——据说你叫Zero,那真是个 特殊的名字,相信我我对此没有任何恶意。"
  现在她看着我的眼神是期盼,也许是期盼我的回答,我猜。
  我尝试张口,但是我说不出话,也许是语音系统故障,以前从没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慌慌张张的比着手势,但她似乎看不见,她仍然用那与翠鸟羽毛同样夺目的眸子望着我。
  但翠鸟的羽毛不会发光。
  即使没有得到回应,她嘴角的笑意依旧未退去。
  突然地,我觉得这个从未谋面的小女孩有点眼熟。
  "好吧,既然你不说话,那么我先 我叫Elizab——"
  "Beth——?"小女孩的自我介绍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她循声望去。
  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Crystal,我心中咯噔了一下。
  "Beth!"声音里的急切快要溢出来。
  我感动奇怪,Crystal也在这?虽然并不知道为何奇怪,这感觉就像发现自己老妈叫别人家孩子甜心。
  不——这比喻不太对,这不是别人家孩子。
  Crystal跑过来拉起小Elizabeth的手就走。
  这是她的女儿。
  我听见窗外下拉卷帘门的声音,有点刺耳,偌大的厂房顿时昏暗,我看见Beth的红发顿失光泽般,转为深红。
  像凝固的血痂,氧化了的玫瑰。
  Elizabeth回过头,偷偷向我挥了挥手。而Crystal匆匆瞥了一眼,收紧手加快了步伐。
  我在原地发愣。
  "不准再靠近他。"Crystal凑在Elizabeth耳边道,
  我的听觉系统很敏锐并轻松的捕捉到了这声语气粗重的耳语。
  Elizabeth抬头很失望地望了她妈妈一眼,低头很快跟着她妈妈一起快步走出了工厂。
  我想挪动,可是我做不到,只能看着最后一线阳光被卷帘门斩断。
  然后我听见了大门关上后上锁的声音。只是我并不为我出色的听觉系统而骄傲。
  原本在阳光下漂浮漫游的灰尘重隐归于黑暗。
  我在原地发愣。
  有什麼地方不對
  “不准再靠近他”,Crystal说。
  我听见提醒电量供应不足的小灯在不停的跳动,在黑暗中。
  不。
  小灯暗了下去,眼前的昏暗彻底归位无杂的纯黑。
  錯了。
  我要没电了,这显而易见。我会在这里没电直到再也无法启动吗?
  這本身就是個大錯。

  当我重新睁开双眼,窗外已是正午,我调整着聚焦圈,很快适应了光线。视野逐渐清晰,眼前是充满关切的Crystal。
  "你还好吧?"她紧接着道,
  "你已有两天处于待机状态了,而且被无法激活。"
  这究竟是他妈怎么一回事,我感到迷惑。"我大概……在回忆"
  "回忆?"她在皱眉,看上去很不解。
  "没错。"
  "回忆什么?"
  "工厂,你,还有……Elizabeth。"
  "Be…Elizabeth——?"
  "没错。"
  如果我是那种外售的那种"幽默"款AI,我一定会这样形容Crysta此刻:
  "噢 看那个金发娘们现在的表情就跟他妈吃了屎一样。"
  但我不是。所以我仅是问,
"为什么要对我避而远之。"
  我看着她渗透着紫罗兰色海浪的眼瞳,很认真的问。
  "为什么要对我避而远之。"
  她在原地发愣。


PS:超走心的一篇,有点太放飞了……。
1.Zero并没有意识到那是梦(至于AI为什么会做梦,后面说明[希望我能找到理由说明*

 

 
评论
 
热度(3)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