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深夜产物#
#没有逻辑#或者说逻辑太复杂作者也看不懂#

Vivian看了看表,扭头继续望向了舷窗外的翻腾的云海。
时间过去了一刻钟。什么也没有发生,她皱眉沉思了一会掏出手提包里的信封,打开,阅读:

亲爱的Vivian:
     你将在故地死去。在一年前的现在。
     不要趟过火,不要浸入水,不要迷恋呼吸。
你的— —

没有署名的信,真是奇怪。Vivian想着扶了扶眼镜腿又反复看了几遍,没有隐形墨水,也没有秘密电码。
她咬着笔头在本子上无聊的勾勾画画,模仿着信上的字迹,回想这将会是谁。
舰船掠过木星边缘,她看着舷窗里的自己突然骂了声 傻吧,肯定是有人恶作剧。
想着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包里,仰头盯着上方的一行"DNA验证弹出救生舱"小字看了一会,开始小憇。

——

舰船停靠在了地球空间港。
终于回来了,路过瞭望台看到熟悉的蓝色行星,Vivian加快了步伐,眼角的睡意一扫而空。
虽然不能直接接触到他,但即便在万米之上的星际空间,也能感受到来自地心深处的吐息。
蓝黑色的死水静静躺在大陆之上。
Vivian回到自己的岗位,她的工作是监测地球的地质活动,十一年为一周期,合上加班她一共要监察四个周期并整理上报。
"愿我埋入喜马拉雅盆地。"
她默念了一句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只是想起信封上有这句话。
她查看了前十一年的报告,大面积火山喷发,尚未查明原因。
她翻了翻前几期的报告,抬头瞟了眼屏幕上缓缓挪动的蓝色大皮球,继续工作。

——

她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Vivian Eden,
"Eden!"
醒来。
她看见隐隐约约的火光,"那是什么…?"Vivian感到全身乏力,她尝试自己站起,却只能被男人搀扶着走。
男人急切地咕哝着什么,她听不清,问题没有被解答。Vivian感到呼吸困难,她想停下。"发生什么了……"
"该死的,愿他妈的珠穆朗玛峰与你同在,但那儿已经是大裂谷了。如果想活命,快跑吧,老天,你怎么了Vivian?火山爆发了!"
"岩浆落入了滚烫的水里!"
"这里正在下陷…"
"要赶紧离开。"
她想要全力奔跑,可她使劲咬破了唇也做不到,男人的身影还在旁侧,声音却开始模糊…。

——

"你还好吧?"眼前的人脸上尽是关切,Vivian撑起陷下去的身子瞥了眼四周,我还在舰船上?
"没事"
她礼貌的微笑着。生态人直起身离去。
"你刚才怎么都摇不醒."
后座的人探身凑到前者椅后背,插了句嘴,"你没睡好吗?可你看上去精神饱满,你吃了深度睡眠药?那东西会你陷入幻觉的"
Vivian轻笑了一声,"你很体贴陌生人,先生?"
"我很体贴女士,小姐"
Vivian嘴角上扬了扬,望向窗外。浅笑瞬间僵硬,眉间笑意被疑惑冲的一干二净。她蹙眉问道
"这是去哪?"
"这是去往地球的班车,小姐,您没有买票吗?"
"喜马拉雅盆地?"
"山,小姐?喜马拉雅山。"
我操。
Vivian没时间去想她上一次爆粗口是什么时候了,她现在只想从船上跳下去。她想大声喊叫,就像有万蚁噬心。
我操他妈的珠穆朗玛大裂谷。

——

她突然感到一阵刺目的光,应该是一些亮点。
太阳耀斑。
她脑子里蹦出这个词,这次的太阳活动比以往的都要剧烈,阿波罗小组怎么没有上报警告?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通讯设备同时收到干扰,耳边只有毫无规律的嗡嗡声。
就像老式电台。
等法拉第笼-Se11开始运作,设备才慢慢平静下来,空间港一片死寂——如果不是终端的广播或其他的什么交杂在一起,只有除了在冷冻舱外的几个零零星星出来提交报告的人,这里本来也就一片死寂。
就像坟墓。
Vivian漫步到瞭望台,带上护目镜,耀斑太过强烈,以至于对面的月球都是一片煞白。她凝望着地球,她不知道上面会发生什么,她无能为力。
太阳还在闪耀。

——

如梦初醒。她的眼前是一顿早晨,很精致,奥尔良鸡翅,汉堡,薯条——
"Lori——我不吃肯德基"
"我今天买的是麦当劳,Vivi!"清脆的女声和本人一起从楼上冲下来,她冲Vivian做了个"随你便"的鬼脸,匆匆甩上书包叼着面包冲出了家门。
"我要去上学了,再见!"
"——是昨天买的…"听着重重的关门声 她补充了一句。望着桌上的快餐食品,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关上的门。然后耸了耸肩,
"好吧,鸡翅和汉堡还是凉的"
——
亲爱的— —
你不要趟过火,不要浸入水,不要迷恋呼吸。
如此你将永远活着,在未来每一天里。
你的Vivian.

END.

重发。

 
评论
 
热度(7)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