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逻辑允许我爱你。

(一小满碗糖)

SUMMARY:人类称他们最高级的理想化爱情为"命中注定"。


    "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偷来我继父收藏的CD碟听。"
    "…我喜欢在晚上,趁他们都不在家时,把车开到野外…"
    …
    "我丢掉车篷。然后躺下。"
    "听着我继父在我这么大时听的老歌,看星星。"

    "…这是不符合逻辑的,舰长。据我所知,如果你当时'小'于16岁,这甚至是违法法律规定的,舰长,我建议…"

    "好吧,我知道,好啦,天哪,Spock。够了,停下。"Jim插了好几次嘴才逼停对方。瓦肯尖尖耳永远能够轻而易举地破坏好气氛,他松了口气,又觉得这其实是声叹息。

    Spock显然也这样想,他盯着他的舰长一副烦闷的样子,张了张嘴。

    他想说点什么?他想说点什么。他想说点什么?

    他自己也不知道。"感性动物",在他充满逻辑与理性的瓦肯大脑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词。Spock分析着自己做错了什么,打断Jim的讲述?展露了过分的关心?他瓦肯大脑里一时半会找不出答案来。

    而Spock还在盯着Jim,以一种关切与不解交织的眼神,与欲言又止的表情纠缠在一起。

    直到Jim注意到了这些后(事实上他们对视了一会,而Spock还是无动于衷)偏头翻的那个白眼才让Spock的表情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如果你是要问什么,你尽管开口。"

    " Captain..."

    "这儿没有舰长(No Captain)。"

    …
    "Jim,我想…",Spock犹豫了一会,最终选择向缓和气氛妥协。"刚才打断你的讲述是不礼貌的行为。"

    Jim的眼睛和他的嘴角一起笑了起来。但没有出声,他抱臂,笑着,观察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和反应。无声。

    Spock又停顿了一会,对方像是在等准备自己把话说完再开口,所以Spock:
"所以,我很抱歉,Jim."

    "有趣的瓦肯。"

    事实上Spock不喜欢被这么定义或称呼,这不合逻辑,但如果是Jim,也没有什么可追究的了(Spock想,如果有一天他的舰长突然非常"逻辑"那才是不合逻辑的)。不过,反正人们对他的印象和评价大多也是"有趣"的对立面,所以,他倒也没那么多需要解释的误会。
    "所以…告诉我,瓦肯人会看星星吗。"
Jim望向舷窗外的宇宙。而Spock望向那双属于地球的,那双载满着湖水的,那双看着星星的,那双属于Jim的,那双蓝眼睛。它曾经倒映星空,倒映地球,倒映企业号,倒映自己。
    "你会看星星吗,Spock?"在问这句话时,Jim把头转了回来,Spock毫不慌张却有些心虚地将目光投向舷窗远处亿万光年星星展露于此的一点星光上。
    "我正在(I am watching.)。"

    "不,我不是问现在。我在问过去,问以前,问在你小时候(when you young)。"

    Spock撤回了目光,投回Jim身上。

    "我知道你在想说'不,那是不符合逻辑的,舰长,我建议你以后也不要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Jim向Spock露出一个不容反驳地"我猜对了"的表情。他没有停下。

    "我们一般不在乎逻辑怎么说,而通常跟着感觉走。"
    "而…看星星的感觉很好。它把我从拥挤吵闹的家庭生活中拉出来,让我看到我真正所处的世界,更大,更平和与安静。…"
    "好像这才是我所应该归属的现实。"

    Jim沉默了片刻,Spock没有发表关于自己的看法。

    "当我看星星的时候,我通常会想,哪一颗是我父亲去过的?或者,哪一颗是他曾经长久凝望或短暂瞟略过的?"
    "哪一颗,是另外一个行星上的人,同我一起仰望的?"
    Jim低头笑了笑,Spock猜想这也许掺了某种非贬义的"自嘲",或者是在掩饰什么。
    "或许全部,或许全无。…好啦,'Kirk逻辑'展示时间结束—"。Jim轻松地笑着,拍了拍Spock的肩。而他的大副仍然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

    "好吧,'Kirk逻辑'展示时间延长,如果你还没想好说什么。"Jim等了几秒以确认,才重新开口。

    "在我听过的许多老古董歌里,有一首值得一提。"
    "当你我化为星辰,困苦皆为过眼云烟。当你我仰望星辰,因它教会你我彼此信任。…以及我唯一记得原词的那一句…"
    "I lost my way,When I lost my star."
    Spock听着接着歌词后Jim哼出的平缓的曲调,
"我将会迷途,当我失去我的星星?"

    "不,Spock(No Spock),是'如果有朝一日我迷途失路,那一定是因为我痛失你'。"
    Jim用得意的小眼神瞧着Spock,"这种时候你们的瓦肯逻辑没用。歌词不总是有逻辑,尤其是地球人的,——"

    "我猜想。"(K)
    "我肯定。"(S)

    "好吧,所以我猜对了。但是,企业号得有'逻辑',懂吗?他们没你可不行。"
    "你为企业号的旅途(trek)指路,不,是帮我为她指路。"
    Spock没有出声反驳这个"不那么合逻辑"的说法,所以Jim继续了:
    "我没了你可怎么行。"

    Spock承认他在这一刹那卡壳了,好在Jim并没有注意到他的那么一丝反常,因为他只是用还残留笑意的眼神穿透夹板投向宇宙的深处。

    是的。Spock随即就注意到Jim是在走神,Jim这么称呼这种无聚焦的"注视"也不是全无道理("你没有在看什么,而你确确实实是在看着什么的,任何东西,随便什么,看我鼻子上的一粒灰尘,看宇宙深处的一颗星星。"Spock记得当时自己毫不留情地反驳了这不合逻辑的说法),(但)他现在有些明白了。

    "有朝一日迷途失路,那定是我痛失星辰。"
    这一声让Jim将自己的思绪从"宇宙深处"收回来。疑惑在他的脸上展现。
    "我的母亲曾告诉我,'人类称他们最高级的理想化爱情为"命中注定"。'。可逻辑不相信'命中注定'。"

    "但我相信逻辑,Jim。而你,你是我最符合逻辑的爱情。"

    Jim睁大了他的眼睛,它正映照着Spock。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看星星,我从不把希望寄托于那些过于遥远的繁星身上,因为那不符合逻辑。但你,Jim,你是独一无二的…我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你的特殊性,像太阳之于地球一样…"

    "你是我的星星,Jim。"("哇哦"Jim小声惊叹着,身体转向别处,他得好好处理一下这一波突然的瓦肯表白。)

    "唯一的、靠近的。带来光明的。"

    "所以,承认吧Spock,你的宿命就是待在我身旁。"Jim笑了,摆弄着桌上的杯具,没有看向Spock。

    "我以为我们的目的地是遥远星辰。"

    "但(but)?"

    "但事实上,向着星辰的旅途中,我们早已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你跟谁偷学情话了,瓦肯尖尖?"Jim打趣道,Spock显然没意识到,他有些不满地挤了挤眉

    "逻辑允许我表述我自己的真实想法。"

    "逻辑允许你说这些——'毫无逻辑的话'?"

    "不。"
    "但逻辑允许我爱你。"

    …
    "如果真的有所谓‘命中注定’…Spock,我希望我的‘命中注定’会是你。"
    "…如果你不是,那么我希望它从未存在。"

FIN.

作者有话说:

作者没话说。好久没写东西了,怀疑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写剧本(想屁呢?)。那首歌是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Lost Star》,九十年代的歌,好奇的可以搜去听听看。
没屁放了,毕竟东西只是给人看的。有心加入了些彩蛋,你们自己体会吧(如果有人认真看,我嘤爆)。

 
评论(3)
 
热度(30)
© 陈迹沉寂.|Powered by LOFTER